Menu

那位王爷澳门百家乐

踏上柬埔寨土地,脑海聚起这个国名带来的回想,鲜明真切。

吴哥窟,伴着西哈努克亲王的故事,为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所熟知。吴哥窟的历史很长,但亲王的故事很简单。上世纪70年代初,当时的首相郎诺乘亲王外巡,在外部势力支持下废黜了他的王位。震惊的中国领导人友善地接纳了这位失去了国家与臣民还惊魂未定的亲王。

于是,这位亲王,还有他的家族成员以普通中国人开始熟悉的形象,频频出现在当时还十分匮乏的新闻传媒之中。过往的记忆,他多次以公式化笑眯眯的点头微笑出现在了天安门城楼上。全世界从报纸广播和系列的新闻电影中,知道了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持有的独特立场。

吴哥窟,一直躺在记忆之中。

吴哥窟所在的暹粒市。机场建筑红瓦尖顶大坡面,典型的东南亚风格,像是民居。工作人员在树荫下的水池边不紧不慢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时间已近中国农历春节,一同考察的同伴咧嘴笑着挤到卫生间脱去登机前还绑在腿上的毛裤。这里,热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条考察线路飞机晚点是常有的事。抵达暹粒已是凌晨1时。估计到酒店安顿就寝该是凌晨3点了。座位前方中英文禁烟标识,想必更多是给同胞的提示。导游照着拿在手中的考察行程通报了明天的安排,须得6点钟起床。大家一算,岂不是只能休息2-3小时便得早起上路?团里此刻尚还清醒的人马上打断他的话,说可以将次日自行考察时间改在今天,这样,大伙就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导游一时反应不过来,着急地苦脸掐算时间,锁着眉头,说要么让大家先休息,他再请示公司。众人高兴,睡意反少了许多。

酒店房间都有冷气。看不到表现东南亚电影中房间电扇懒洋洋晃悠将射进窗户的阳光和影子一起搅动的镜头。除了酒店的楼层高一些,向外眺望,一片绿色丛林。

2月初的几天,是柬埔寨举国唁念西哈努克太皇下葬的日子。多少年来,在电影和图片中,看到是亲王和蔼的形象。时光飞逝,太皇的笑脸今已成了遗容。驾驶室上方悬有亲王当年生平照,手扶老僧人下阶梯、与亲友合影,着西装骑单车历经苦难的国家元首,样子往往和蔼可亲。友善就是希望。亲王颔首含笑,将他的祖国形象介绍给了全世界,让他的臣民看到一种希望。吴哥景区工作人员佩戴黑纱,在热烘烘光影陆离的景物和穿着鲜艳的游客人群中并不是那么地醒目,他们仍平静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记得还是在70年代,一次路过邮局,黑乎乎的群人围着争看一名邮局职员扬起手中的《中国画报》,那人操汉腔嚷着:快看哈,莫妮克公主洗澡啊。旁边翻开画报中的一页,其实,只是一幅亲王夫人裹长裙在溪边纳凉。画报其它内容多是抵抗的柬埔寨士兵脖系方格毛巾、手持中国提供仿AK47冲锋枪在丛林中歇息的照片。围观者看上去大为失望。

历史上国君流亡,留下故事都是凄美断肠。亲王流亡时谱了一曲《中国》,曲调悠缓,当年广为传唱,充满了对中国的柔情。我倒是听出些李后主词中的凄婉。这些真事,从当年懂事的人算起,大多数中国人一定都记得。

印支半岛断断续续长达半世纪的殖民战争,闪过了争取独立自由的一方终沦为倚强凌弱的一幕。曾经共誉为同饮一江水的同志加兄弟,也以怨报德反目成仇恶交至今。令当时还没变得聪明起来的中国人心头滴血。友谊可以由一代人缔造,白纸黑字,就可以保证它持续至几代人吗?可今天再谈友谊,若与利益比起来,好遥远的。东南亚一年四季茂密连绵的绿色蕴生出的丛林法则,永远充满血腥。

已是进入2月的东南亚,属旱季。脚下满脚是细细的红砂土。雨季时的泥浆还不知会将路面弄成什么样子。走惯了柏油或是水泥路,此刻脚下沾满了赤色的尘土,自然地联想当年建造吴哥窟时尘土蔽日的场景。来过吴哥窟的人都似乎想了解它的秘密,这秘密恰如坍塌的巨石、重重叠叠,巨大的树藤缠绕其上。兴建吴哥窟是因信仰,她的一段湮灭,也是因为有了另一种信仰的出现而为其所不容。人类自身的破坏力,远甚于想象力。宗教信仰引发的战争居然就是文明史的重要内容。不知是巨石坚固了树藤,还是树藤支撑住了巨石。脚下尘土在岁月中飞扬轮回,难以落地。

吴哥窟正在享受世界上包括中国在内提供的文物修复与保护。这种援助源于对文明遗产表达出的尊重。景点入口处有援建国的标识与介绍。途径一处石窟,导游指说是由中国负责修缮的。看去石窟没什么游人,撂在那,冷清清的样子。我们可以在开放性的世界文化遗迹保护中,看到坚实的吴哥石窟艺术,它的历史与美学价值在欣赏中将得到更多的挖掘与研究。世界文明将这样的欣赏当作最珍贵的价值去不断追求。眼前一切,你会觉得这片土地原本就不应该发生战争的。

几个在高耸断壁上行走的赤足小子,机灵自在,显出童年无畏。十几年后,若是他们走出自己的村子,若是他们知道是吴哥窟已坍塌的和仍耸立的巨石伴他们度过了童年,他们自己的肌肤曾与先民遗址有过如此亲密接触,童年与土地,让他们其实比谁都会懂得并珍惜岁月。不会像我等似的,见着残垣断壁古漠孤烟什么的便少不了梦幻空花般地散发些思古幽情。

考察完一处景点后,按规定时间集合返程。车子引擎却发动不了。等待。喝椰汁,画速写,拍照片。在类似吊脚楼的木板房边看摊主的小孩子晃晃悠悠光着屁股玩耍。男主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副长长的午觉后精神充足的样子,皮肤黝黑,挺着肚子,仅在腰间裹着一块格子布,边用食指掏着鼻孔边抽着烟,逗着肤色和他一样的孩子。男女主人和孩子们眼中只有每日的游客,只有在每日上下班时路过身着制服的景区工作人员,他们打着招呼,表情轻松愉快。巴戎庙石头雕出高棉的微笑不就是高棉人生活的表情?

一群人帮着推我们那辆引擎点不着的巴士。居然点着火了。推的人懒洋洋地各自散去。我们不敢怠慢,挤至车前,鱼贯而入。大伙不约而同地叮嘱导游千万不能让巴士途中熄火。

天色渐暗。路旁丛林田野农舍和途经的城镇连成一片向后退去。想想,我们生活在发展的城市里,能够保留哪怕是一幢有历史记忆和自然痕迹的建筑,有时,甚至会演变为政府和坊间的一种抗争。自然朴素让繁荣出场,谁知,繁荣引出的是更加怀念退去的自然朴素。

骑楼廊内的餐厅坐满了眼睛向街上看着的晚餐食客,人影、机动车川流,对面的霓虹灯忽明忽暗。我们只得拣了内里的一张桌子围坐,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向街上夜色中来来往往的过客望去。

夜市步行街木雕店多是中国人开的。进去,心中满是狐疑,同胞们精明的生存能力足以让人刮目相看,若是看中心仪之物,不知道即便是按朋友告诫须横刀拦腰对半砍价,是不是还会成冤大头。国内仅是收藏界玩赏的沉香,这里的种类也多得跟国内没法比,也多得辩不出真伪了。

柬埔寨一年中有雨旱两季,故树木长势极好,木质坚韧。景区路上第一次见有合抱仰看的小叶紫檀树,对应折算国内炒起以尺寸计算的商业价值,几令我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就是真的。吴哥窟景区中用做铺路的保护隔板,方正厚实,踏上去全无吱吱作响。酒店中装修的木质也是铺张地让人觉着有些可惜。

已作为柬埔寨国旗上图案的小吴哥,落落大方。入口处一棵巨大的菩提树荫下站满了游客。过了护城河还有很长一段石头铺成的大路,两侧开阔。古代君王深知在天干地支的时空中运用大自然材质铺陈出威严,用朝觐时步行转换成的距离丈量出森严。宗教信仰的渗透力量,使这个国家的百姓至今仍民风淳厚。

9世纪的吴哥王朝,兴建了这座雄伟壮阔堪称世上最大的庙宇。几百年后,战败的真腊国迁都金边,吴哥窟不知何故居然被遗弃了。都说人爱遗忘,但人也是有记忆的。如此规模的上百座庙宇怎么可能丢三落四地说忘记就忘记了呢?至今,吴哥窟的巨石上也还遗留下了上世纪内战时期的弹痕。失忆的不是人,应该是用意志书写记忆的权力。

天热,一连喝了几次新鲜椰汁。每次都记起普吉岛导游劝我们多吃些水果,说是进入柬埔寨,便见不着什么水果了。不过,导游的甜言蜜语怎么也比不上这儿的椰汁甘甜。

正午,四个立柱中辟出了一片荫凉。两个青年人自顾摊开他们的画作,并无一般向游人兜售的媚态。植物色染制的土布画夹,看起来很是亲切。从耸在帽沿上的墨镜和佩戴的项链看,他们以此谋生已显殷实气象。比起其它国家有些街头艺术家气质上要淡定多了。其中一名笔法熟练,在白纸纵横间勾勒吴哥窟典型的景色。另一名放下手中画笔,翻阅摆弄画夹中的作品,意在让游客可以看到。深灰色的石窟,草绿色的树木,裹橙色袈裟的僧人。三种颜色,集合了你印象和想象中吴哥窟的特征。柬埔寨小伙子用东方水墨的韵致,恰如其分地将自己的职业或是喜好一同融进画面。静穆单纯地让我觉得晃来晃去的游人,在这里都显得是多余的。

今天,即便是足不出户,谁在网上都可查到想去任何一地的名胜种种。还可读到许多人留下的感叹、惊喜或是忠告。一切都是现成的,有些像作弊一样来得容易,连感受都懒得去书写一番了。可毕竟360度且全天候的佇立发呆却是不可替代的。临行前好友相约,要看我笔下吴哥之行作何感受。又有朋友得知我在高棉,致短信告曾在小吴哥如何见落日景色感动得泪流满面稀里哗啦。看来,感受不写下来怕是不行的了。

巴肯山筑成的高台上看亚热带丛林连成一片。人们向夕阳落下的方向看去。染在脸上的暖色愈来愈浓,如血液涌面时兴奋的红色。远景,养育着高棉的洞里萨湖和天色溶成一片。延伸到地平线的丛树林,与蒸发的地气相叠印。抚着巨石,几百年前的景色也应如此。不由地想起了亚洲大地上的中国长城想起了印度泰姬陵想起了伊朗波斯波利斯,这些古老的文明遗迹在夕阳中都是无声地环视无垠苍野。

返途,泥沙道上。西望丛林密叶与古塔混成剪影,挤着落日。暖暖浓浓,谢幕似地点头隐去。

残阳如血。四野寂静,一切,又成记忆。

2012 年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